青瑶斋

没有

《云瑶颂》第五章


明唐BG微含藏唐BL

第一次写文文笔很渣

不接受ky不喜勿喷

如果都能接受

以下正文:

「噗!你看着我干什么?」他说道:「怎么?难不成迷上我了?」他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过来。

「失礼了。」我回答道,并立马把目光收会来了。
「没事,就开个玩笑,别紧张。」他说道:「你叫什么?我是陆漠尘。」
「唐清瑶。」我回答道,先前自己失礼了,此刻告知对方姓名也没有不妥。
「我说,你们唐门的人都似你这般不爱讲话,而且冷冰冰的吗?」陆漠尘道:「难不成,你们可以在心里交流?」
我只是默默的看着他,并无答复,且这本就是无稽之谈。
虽然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,胜似秋水,但他的眼神之中却是冰冷无情的,他的笑容是虚伪假意的,他内心深处实则残忍冷漠。
空气中的血腥味实在太浓了,是从那明教身后传来的。
不过,我并不想多事,若说杀人这事,唐门也没少做,并不以此为奇。若是他人的目标,则更不应该多管闲事。
「你这人到挺有趣的。」陆漠尘道:「在这荒漠中,大晚上出门,而且知道有危险还不戴你们唐门的千机弩,还能这样淡定,是不怕死吗?」
在荒漠中的晚上,四周无灯火,只有天上一轮明月,月光此时照在此处我才看清。他的刀上还滴着血,看样子刚杀完人不久。
他说的危险恐怕,是指他自己吧?
「行吧!我早料到你不会理会我。」陆漠尘一脸无奈道:「你和我之前遇见的人都不太一样呢~他们看见我不是吓得说不出话,就是两腿发抖,或者直接有人跪下来大声求饶。看着他们快要死去,却又拼命的想要活下来,不得不说人可真是一种有趣的东西呢~明明自己杀人的时候都没有放过别人,还以此为乐。结果轮到自己了,却又同那些被他杀死的人一般,变得和蝼蚁一样,既然要杀死别人,那么就要做好被人杀死的觉悟,不然称不上是一个杀手。」
听着他的长篇大论,或许他是说给自己听的?
「我说你呀……」陆漠尘的脸似乎比刚才要黑一些了,他说道:「说句话会死吗?!」他扶了扶额。便又道:「你刚才其实在我说话时一直在观察周围吧!不用担心,我不会杀除任务目标以外的人。况且你们唐门本来也就是以杀人为业的,你应该也觉得不奇怪。只不过我还是给你一个忠告,不要再往前走了,以及你和你的师傅还是趁早回蜀中去吧!」陆漠尘将刀上的血甩干净,便将他的双刀收了起来。然后又道:「那么,小唐门我们有缘再见吧!」 说完他就消失了。        

真是一个奇怪的人……

那时我是如此想的,或许自己也是一个奇怪的人吧……
我对他的忠告并不在乎,走过刚才那明教站的沙丘,几具尸体就躺在下面。
杀人这种事,自己也未少做过,不过是人死后的躯壳而已,并无觉得有任何可怕之处。
但是等到我走近去看时,我觉得刚才的想法被动摇了。

荒漠的黄沙被月光照亮,夜空中时不时飘过一朵云彩稍微的遮住一下明月。
在黄沙上躺着六具尸体,每一张凉透了的尸体脸上皆是极度恐惧的表情,甚至还有几张脸已经血肉模糊不清了。
四周的沙子本都是黄色,可这一处的沙却被染成了暗红色。
有人的四肢皆被砍了下来,整个人被削成了人棍,还有的内脏  大肠  及胃皆被刨了出来,那些令人作呕的东西七零八落的撒在沙子上,很明显杀人者是将对方虐杀致死的。并且依尸体相隔的距离,他应该还在享受猎物受伤猎物不断逃亡求生时的表现。
也不知这些人究竟是何时得罪了他,或许是他本来也就嗜血成性,不过他应该也大不了我几岁,在江湖之上嗜血成性的人并不少,可是这个年龄确实少见。

虽然我并不害怕,但是眼前这一幕确实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直到后来也会时不时的回忆起
大概所谓的炼狱也不过如此,可能会再多几个小鬼之类。

在看见那一幕后,我的思绪有点飘忽不定,回到客栈后我发现师傅不在,大概有事外出了。
桌上有一封留给我的信,上面写到我们最后一个任务目标被人杀了,虽然我是第一次出来历练,唐门不会给我惩罚,但是因为牵动了一些别的门派,所以要去查看,大概明早回来,然后就回唐门去上报内堡。

这时我想起那个明教所说的话,「给你一个忠告,不要再往前走了,以及你和你的师傅还是趁早回蜀中去吧!」我脑中回想起这句话,便立刻跳出窗,朝着我刚才看见尸体的地方,我并不知道明教在打什么主意,但是如果他的话是真的,那么师傅应该在那个地方。

这次出名我带了千机弩,因为极有可能与不知为何人的人交战。一切须以谨慎为上,师傅曾教过我不可招摇过市,凡做事必低调且谨慎有序。
师傅是如此说的,我只需如遵守唐门的门规和铁令一样遵守即可。
一切皆以命令为上,只是我所学到的第一课,只有这样我才有活下去的价值。
在快赶到时,路的中间我遇见了师傅,师傅左手貌似受了伤,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明教大伤的,不过应该不可能,他就算再强也不可能赢的了师傅。
师傅见是我来放松了一点警惕,然后什么也没说,只是就这样回到了客栈。
那时我也没有问过师傅怎么样了,只是回到唐门后师傅让我自己去练习,然后独自一人去向唐老太太禀报。

唐清瑶缓缓睁开眼睛,自己刚来此处时不过才申时现在居然已至未时了。
明明已经许久未做这个梦了,为何现在又会想起……
唐清瑶起身跳下楼顶,隐身于一个巷子之中,「看来要快点找到师兄,赶紧回唐门,不然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。」唐清瑶彻底隐于黑暗之中,只不过一直有一个东西跟在她的身后也进入了黑暗之中。

明唐BG《云瑶颂》第四章

明唐BG  含微量藏唐BL

不喜勿喷

第一次写文,文笔很渣

好的如果都能接受的话

以下正文:

「你……!陆漠尘我把面具给我!」
唐清瑶怒道,那个挨千刀的该死明教,每次都在挑战我的底线。可若是真打起来我未必会赢……可恶。

陆漠尘看了看面具便直接扔在了一旁,那双鸳鸯眼似笑非笑的看过来。仿佛盯着一只正在炸毛的小猫,当然如果猫也能乘人不备之时夺走他的性命的话。

「我都说了,别太紧张,我没有要害你的意思。」陆漠尘道:「关于刚才我所说的,希望你能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哦~」

我正处在防御状态时刻警惕着,他是绝对不可信的。
陆漠尘说完便隐身消失了,唐清瑶警惕了一会儿。因为明教隐身后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离开,说不定在你以为他离开而放松警惕的下一秒你就没命了。

唐清瑶走过去捡起自己的面具,看了看便带上了。
现在她很想杀了那个明教,对于唐门的人而言面具是相当重要的东西。可以堪比自己的性命,此面具叫独当一面。是每个唐门在得到实力的认可时才会有的东西,意思是唐门已经认可你的实力可以在江湖上独自行走了。
不用依靠任何人,也能活下去。在自己的同门面前摘下面具代表信任对方,在同性面前摘下面具代表将对方视如姐妹或兄弟 ,在异性面前摘下面具代表对对方有意。
而直接将面具交给对方表示,愿将自己的背后交给他或她也愿意与对方同生共死。

而陆漠尘却直接摘下了她的面具,这让她感到愤怒。

现在唐清瑶想他应该不知道唐门的面具代表了什么,不然她认为自己肯定会去杀了他,不过因为实力不够却只能尽可能放下情绪。

陆漠尘你究竟想干什么……离开森林后,唐清瑶随便找了一个高楼的屋顶坐着想着七年前发生的事。

那时自己不过十一岁,那时他才十三岁。七年前自己随师傅外出,自己已经被师傅和门中诸位长辈给赞赏,说是个天才。尤其是对惊羽绝的悟性比同年龄的人要高很多,虽然惊羽绝是每个唐门的人必学的心法。但是,她却能将其发挥至极。即使是师兄也未必能比的过她。

所以只有十一岁便随自己的师傅外出历练了,师傅对自己说在内堡中也被人重视了。
听到这些若是换作别人,或许会十分高兴。不过自己的内心不知为何却没有半点欣喜,仿佛正在说一件不值一提的事一般。

常常听同辈和其他师兄师姐说:「再强她也没有心,哪怕再珍贵的事物她的心也不会有半点波动。」即使会感到情绪的愤怒或平静或惊讶她也感觉不到何为快乐何为爱。
不过也有人说:「不会感知的心,那不过是个残次品。」

或许真是如此吧!

可能在被诞生下来的时候天神没有给她一颗完整的心,在被生下来后母亲和父亲才抛弃了她。

后来被师傅唐瑛收做弟子后,唐老太太对着自己说:「一个好的杀手不需要心,只要服从命令就好了。而你会是一个很优秀的杀手!」

于是在唐门的这些年,我慢慢开始越来越淡薄感情了。不过那个明教真的是一个例外,每次都能毫不犹豫的找到并挑战她的底线。

那次历练随师傅来到了龙门荒漠,也是在那个荒漠之中第一次遇见了他。

他是明教的弟子,据说实力在同辈中也是很厉害,所以能一个人出来历练。经常听这些的我,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。
直到后来略略交了几次手,我才发现他的实力在我之上。不过江湖上藏龙卧虎也不觉得稀奇。

我跟着师傅做了一些杀人的任务,唐门规定只能杀有罪或作恶之人,所以那些人是该死的。

曾听其他同门说起:「几乎所有人,在第一次杀人时都会恶心想吐。这是很正常的,即使长期受训也是如此。」
可我并未觉得半点不适,反而很平静。
在完成任务后,我与师傅再在龙门荒漠中再呆两天就准备会唐门。
就在当天的晚上,自己遇见了他。

因为对方是个明教弟子,所以保持着警惕并装作没注意他。
在门中曾听师傅提起当年的枫华谷一战,唐门的门主失去了双腿,而门中也有很多精英弟子失去了性命。
我听完后并未有任何愤恨或对明教的仇视,但有门规不能随意与明教弟子来往。

荒漠晚上虽冷,但我并不讨厌这种风吹在脸上的感觉,黑暗的夜空中只有一轮明月,在蜀中时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甚至可以说的上喜欢。
我经常晚上出来走动,师傅也已习惯随便叮嘱我两句就让我出来了。
遇见那明教弟子我并未搭理,往前走了两步察觉不对,空气中有一股难以掩盖的血腥味。
「未带着千机弩便在荒漠中外出,不怕会死吗?」他说道:「我听闻蜀中唐门弟子,向来以暗杀出名,怎么连这点常识都要犯呐~」黑暗中在明月的照耀下我看见了他的眼睛,是一双很好看的眼睛,左边的是金色右边的是碧绿色,一只如同闪耀的星光一般璀璨,另一只如同湖水一般清澈透亮。
我看着他并未说话,只是心中稍微颤动了一下。和这荒漠中的明月、风、以及干燥寒冷一样,都让我感到舒服,比起平时对其它事物的不管不问或无视,这或许算喜欢吧?

《云瑶颂》第三章

明唐BG微含藏唐BL

第一次写文文笔很渣

不接受ky不喜勿喷

如果都能接受


那么以下正文:


「诶!」唐清岚道:「师妹,我们难得一见,你尽然不多呆一会儿,师兄我好伤心呀~」

「我还有事。」唐清瑶道:「先走了,师兄近来麻烦你了,我会带他回唐门。」把头转向唐清岚「师兄我过几天我会来 找你,到时回唐门。」

「嗯。」叶常风道:「清瑶姑娘多礼了,不必客气。」
我转身离开,从楼上跳了下去。

真是麻烦,啧。居然跟来了,还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。先离开人多的地方解决,那个明教……之前是我小看他了。
我一路轻功飞到城外,落到地面。
「陆漠尘。」唐清瑶道:「你有什么目的?」
「呵呵~」陆漠尘笑道:「怎么?」「就跟着你不行吗?」「不过,你是不可能会信的吧~」
「当然。」唐清瑶道:「尤其是你这种伪善者。」
「哦~」陆漠尘道:「那么,你想听我真正的目的吗?」
我皱起眉头,又是这个感觉………每次都是。他总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,仿佛要把人掠为己有。

「…………」
陆漠尘道:「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人说过,你很漂亮要多笑笑。」「天天带着面具,还一副冰山脸。」

「陆漠尘。」唐清瑶道:「要么滚,要么说实话。」
我左手伸进暗器袋,右手拿着弩。
「别那么警惕,唐清瑶。」陆漠尘道:「我是不会伤害你的,我对明尊发誓。」「接下来我说的话也句句属实,绝无虚假。」
「……」
「唐清瑶,我喜欢你。」「而且已经很久了。」
听到这些,我顿时不知道说什么………

「原本不想直接说,可是你的反应实在是太慢了。」「你该不会一直都没有注意到吧!」
「可笑。」唐清瑶道:「唐门和可是明教是敌人,喜欢这种东西根本不可能也不存在。」「说!」「你的目的何在!」「目标是师兄还是我,有多少人分布在什么位置?」
我拿着千机弩对着他,将弩瞄准了他的脑袋。
「唉,果然。」陆漠尘道:「你现在不接受,我可以等。」「我发过誓,没有半点虚假。」「况且,我不会逼迫你现在就做出决定,我想要的是我爱的人的身还有心。」「缺一个就不是完整的你了,你说是吧。」

他突然隐身,站在我面前很近的距离。朝我笑了一下,突然就揭下我的面具,我反应不及,只能跳开尽量拉开距离。

【云瑶颂】第二章

明唐BG微含藏唐BL

第一次写文文笔很渣

不接受ky不喜勿喷

如果都能接受

以下正文:

「啧」连续几天都没休息,一直赶路果然还是太勉强了。师兄不会有事吧……马上就要到了,若是太晚只能带他的尸体回去了。
轻功落地,扬州城门外,唐清瑶环顾四周。
没想到……他居然跟着来了,浮光掠影。
这样他应该就找不到了,还要快点去找师兄才行。
入了扬州城内,街头的繁华景象根本无心观赏,不过就算是平时也不会多看一眼。
「可是唐清瑶姑娘?」眼前一位陌生人道∶「有人让我告诉你去凌霄楼找他,要快速前去。」
「嗯,多谢。」我回道∶「敢问路在何方?」
「东南方,最高的楼。」那人道∶「如此,我便先走了。」
我用了最快的速度跑去那里,一刻不停。几天未休息加上之前长期任务导致我慢了不少,不过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。
到了!
「额…………那个唐小姐?」一个小二道∶「请问是不是唐小姐?」
皱了皱眉头。
「何事?」
小二道∶「那个,客观说要是唐小姐来了就请上三楼的雅间,其他人不许上来。」「三楼的第一个雅间,唐小姐请,我们不能上去。」
我默默的走上楼,想不通师兄究竟惹了何方人士……这雅间想必只有大户人家才能用。何况这凌霄楼本就不是普通人可进的来的。
唐清瑶毫不客气的推开门,直接进去掀开帘子。
「师兄………………你」我无法相信师兄居然……躺在一个二少怀里,而且还享受的吃着二少喂的葡萄……
「呀~师妹你终于来了!」唐清岚道∶「辛苦你跑一趟了,要不要吃点葡萄休息一下?」「我的信应该只有四天吧,这么快的速度就赶来了,你应该有三天都没睡觉了吧!」「快快快!」「来~坐着休息一会儿,吃点葡萄,这是从西域进来了的,可甜了~」
「师兄」我说道∶「你没事?」
「嘿呀!」唐清岚道∶「你怎么了?」「师兄我怎么可能会出事,我这不是好好的嘛?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为何不说清楚」
「还能说什么?」
这种时候我无言以对……
唐清瑶安静的坐下,观望着窗外。
「师妹,我给你介绍一下。」唐清岚道∶「这是叶常风,算是你师兄我的恩人。」
身旁的二少道∶「在下藏剑山庄的弟子叶常风,你师兄被我无意救起没和姑娘说清楚请谅解。」
「无事」我回答道∶「唐门逆斩堂弟子唐清瑶,多谢阁下救我师兄。」
「不必多谢。」叶常风道∶「救人是因当的,这几天也顺便带他出来看看扬州城,尽地主之谊。」
「劳烦阁下了。」
「诶~」唐清岚道∶「我说,你们两个怎么都那么客气呀~没事的啦,都朋友何必呢?」「师妹你想吃什么?」「要不要让他给你点,今天他请客。」
「不必了。」我回答道∶「一会儿我就走,不会呆太久。」因为那个人居然跟来了…………之前还没有甩掉他。该死,他究竟实力比我强多少?

〔云瑶颂〕第一章 明唐BG


明唐BG微含藏唐BL

第一次写文,文笔很渣

不接受ky不喜勿喷

如果都能接受

那么以下正文:

唐门内一个黑影一闪而过,空气中有淡淡的血味,大门外走进一个唐门女弟子,带着面具的脸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「弟子唐清瑶,见过老太太。」我如此说道∶「任务已完成,东西取到了。」
「做的不错。」唐老太道∶「每次任务你都完成的很好,不愧是年级轻轻便打入了逆斩堂的天才。」
「下次任务还有些时候,会有人通知你。」「是。」我答道∶「弟子告退。」也不知多久没这样无所事事了………………与其说我是天才还不如说我只是个残次品吧……师兄应该也快回来了,如果他没有玩过头的话。到家了,许久未回都有些不适了。唐清瑶坐在屋檐上,静静的看着远方,一段时间后。
「陆漠尘,你还要在这里带多久?」我说道∶「不必再躲藏了,出来。」面无表情的看着右下方的一片竹林。
「啧」陆漠尘道∶「你可真是无趣~居然望着一片竹林坐那么久,怎么?」「哦~难不成你是在想我?」「该不会唐门的天才暗恋我吧~!」笑得一脸欠抽!那双金蓝异瞳就这样看着唐清瑶,含着笑意的双目不知在想些什么?金色的头发在太阳下十分好看,金蓝异瞳的双眼如同宝石一般…………不过。他真正的模样却并非如此,即便面带微笑看似温柔,可能下一秒就会死在他的刀下。陆漠尘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……。
「怎么不说话了?」陆漠尘道∶「该不会被我中了吧!」跳上屋檐。
「滚」拿起千机弩,我说道∶「马上滚,不然把你射成筛子!」我竟然难得对一个无理之徒发怒了。那个明教真是一个奇怪的人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终于走了,估计以后还会再来吧。
唐清瑶回屋内后,发现屋里有一只鸽子。腿上绑着卷起来的一封信,打开信件上面只有几个字,〔速来扬州〕…………果然师兄又惹事了。
带上千机弩和暗器,拿了些药物就走了。
「啧」皱了皱眉头,出事了居然现在才说。再快到扬州也要三天半,不知到时候他活着没……

[接下来是作者的废话]

第一次写文,写得不好,大家多谅解。以及这是明唐BG文里面还有藏唐BL,这两对cp如果不喜欢请不要说,我很欢迎大家在评论里吐槽但是不接受ky。吐槽随便来,不可以人生攻击。不定期更新,好的就这样谢谢有小伙伴愿意观看。本文后期有不少肉,后期番外也有哦~